第62章宫中疑云

上一章:第61章今朝有酒 下一章:第63章火药

努力加载中...

这些年皇后在宫裏,最重要的事就是与越妃争斗,警觉性一定很高,以前越贵妃如日中天时都没能对付得了她,不可能现在反而得手。

“都是!”

梅长苏唇边露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,静静道:“用人之道,本就不能一概而论,我有我的方法,殿下也有殿下的策略,我来量才,殿下品德,有时以才为主,有时以德为先,这要看殿下把人用在什么地方,什么时候了。”

梅长苏歪着头瞅了他半晌,突然笑了起来:“殿下真当我是妖怪吗?”

对了,我前几天在镇山寺碰巧救了中书令柳澄的孙女,这也是你安排的吗?”

“殿下为何如此肯定?”

府裏营裏都整治了一下,在外面也是按着你的名单在交朋友……苏先生确是慧眼,选出来的都是治世良臣,与他们交往甚是愉快。

“来做什么?找我比武吗?”

蒙挚行事一向俐落乾脆,只答了一个“好“字,转身就离开了。

蒙挚突然有点紧张。

“小殊,你没事吗?”

我刚才所说的,也只是因人而异,这世上有些人,你越弄机心,反而越得不到。”

蒙挚哈哈大笑起来,快速地扣好了腰带,“小飞流,你一个人来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有道是君子可欺之以方,只有诚心,没有手腕也是不行的,”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微露寒意的眼睛,语调竟比他更冷,“若夺嫡这种事,只是在比诚心,比善意,何来史书上的血迹斑斑?殿下现在只是小露锋芒,尚能再隐晦几日,一旦太子或誉王注意到了你,只怕就再无温情脉脉。”

靖王面色冷硬地沉默了片刻,缓缓道:“先生的意思我明白。

靖王冷笑,似有些不太赞同:“人情中若无真情,要之何用?交结良臣,手腕勿须太多,与人交往只要以诚相待,何愁他们对我没好感?先生还是多休养吧,就不必操这个心了。”

等他完成这个动作之后,房间的门已被推开,黎纲在门外高声道:“宗主,靖王殿下前来探病。”

梅长苏眸色一凝,缓缓道:“静嫔娘娘……是怎么判断出那是软蕙草的?”

“我想以你的算无遣策,应该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件不寻常的事吧……”

我想很多人都有这种习惯吧?”

梅长苏沉吟了一下,“这样吧蒙大哥,你去请霓凰郡主以请安为名进宫探问一下,再想办法弄一份太医的方子出来我看,景甯公主那裏大概也能打听到一些消息……至于誉王这边,你就不要管了,我来提醒他留意查看皇后的饮食……”

靖王浓眉微皱,低下头默默地细品这番话。

“这个……”蒙挚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,“我没想到你想知道这个,也没多问……”

梅长苏将喝的差不多了的药碗放在旁边桌上,接过蒙挚递过来的茶水漱了漱,问道:“听说皇后病了?”

“可就算替了这一回又能怎样?没有实质性的名分,不过挣了口气罢了。

“可是离年尾祭礼,已经没有几天了……”

“苏先生放心,没人看到我到你这裏来,”靖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,“先生的病怎么样了?”

前几天他就听说苏哲病了,正準备去探候时,梅长苏派人传口讯给他,说没什么大病,叫他不要来的太勤,这才忍住了。

飞流坐在旁边剥柑橘,周边一片安静,只有隐隐风吹过的声音。

“不过殿下倒提醒了我,也许真的可以好好策划一下,找几个重要的人下手,让殿下多攒点人情。”

梅长苏一笑,正要说两句舒缓些的话,突然从窗户的缝隙间看到童战在院子裏徘徊,显然是有事情要来告知,却又碍于屋内有人,不敢贸然进来。

“如果有人对皇后下手,那最值得怀疑的人就应该是越妃和太子啊……”

蒙挚立即站了起来,“我马上按你的要求去查……”

“病了!”

只是在太医出来时曾问过两句,据说病势并不兇险。”

正在神思飘浮之际,外面院门突然一响,接着便传来黎纲的声音:“请,请您这边走。”

梅长苏细细地吐了一口气,歎道:“现在下任何的结论都为之过早,我无法断言。

“那……你的意思是,太子和越妃这次是无辜的?”

此时还没有新的消息进来,无论是十三先生那边,还是蒙挚那边。

梅长苏皱起双眉,似乎有些想不通:“宫裏向誉王报信时,他就在我这裏,如果只是小病,应该不至于这么慌张啊……”

靖王神色宁静,口气平谈地道:“我今天入宫请安,母亲告诉我的。

蒙挚一愣,“你消息真快,昨天才病的,听说症候来的很急,可是我除非是随驾,否则不能擅进内苑,所以具体情况不太清楚。

“叫我?”蒙挚想了想,“你是说,你家苏哥哥叫我过去?”

梅长苏心头微震,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的放开了被角,笑道:“我常常这样,就算是不想事情发呆的时候,手指也会乱动的。

梅长苏欠身起来让了让,“蒙大哥坐,我没事,就是染了点寒气,大夫让我盖着渥渥汗。”

“殿下误会了,我不是不相信静嫔娘娘的判断,我只是在想……到底是谁能在皇后身上下手,却又只下这种并不烈性的草药?”梅长苏凝眉静静地沉思,额上渗着薄薄的细汗,因为焦虑,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撚住锦被的一角,慢慢地搓弄,不知不觉间,指尖已搓得有些发红。

“飞流,去把那张椅子,搬到苏哥哥床旁边好不好?”

“呃……”靖王猜错,有些不自在,“那是我多心了……”

靖王深深看了他一眼,道:“当然是在忙苏先生交待下来的事情。

蒙挚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知从飞流这裏是问不出什么来了,赶紧收拾停当,快步出门,牵过还没来得及卸鞍的坐骑,打马向苏府飞奔而去。

“辛苦你了蒙大哥,”梅长苏抬起头朝他一笑,“有什么消息,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“为何会发病,大约多久可以痊癒,这些你问了吗?”

“病了!”飞流很不高兴地重複了一遍,觉得这个大叔好迟钝,都已经答了还问。

“也许他们的目的,就是想让皇后参加不了祭礼,而让越妃代替……”

梅长苏闭了闭眼睛,有些虚弱地笑了一下:“殿下说的不错,最糟的情况也只是皇后参加不了祭礼,的确不算影响太大的事件,想不通也罢了……”

“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何必如此操心?”靖王皱眉看着他的脸色,有些不忍,“又不单是你我查,誉王虽不知皇后病因为何,但也已经开始在宫裏大肆追访,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下药之人了。”

此时见飞流特意来叫他,生怕是病情有了什么恶化,忙问道:“你苏哥哥的病怎么样了?”

“我不是觉得,我是知道。”靖王的线条明晰的唇角抿了一下,“所以才特意来告诉你,皇后中的是软蕙草之毒。”

“大概是因为病的太突然,症状最初乍看之下好象很重,所以引起了一点恐慌吧,”蒙挚也想了想,“听太医的说法,确实是无碍性命的。”

梅长苏淡淡一笑,“殿下怎么知道?”

只是因为在渥汗,不能起身,请殿下恕我失礼。”梅长苏伸出手掌指向床旁的座椅,“殿下请坐。”

他本是悟性极高之人,没有多久就领会到了梅长苏的话中之意,抬起双眸,坦坦然地认输道:“先生的见识确实高于景琰,日后还请继续指教。”

“母亲入宫之前,经常见这种草药,熟悉它的味道,也知道它发作时的症状。”靖王看了看梅长苏的表情,又道,“你也许不知道,我母亲曾是医女,她是不会看错的。”

怎么,有别的事吗?”

“什么好慢?”蒙挚毕竟不是梅长苏,摸不准飞流的想法,“我回来的好慢,还是换衣服好慢?”

虽然有人上门,但绝不会是他正在等待的蒙挚,也不会是童路。

“你真是吓了我一跳,”蒙挚这才长吁了一口气,“还以为你这么急叫我来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呢。

再睡也睡不着,梅长苏便披衣坐起来,吃了一碗晏大夫指定的桂圆粥后,又拿了本甯神的经书慢慢地看。

蒙挚从宫中当完值回到统领府,一进自己的房间就察觉到了异样,虽然他仍是不紧不慢地脱去官服改换便装,但整个身体已警戒了起来,如同一只绷紧了肌肉的猎豹,準备随时应对任何攻击。

“是啊……”靖王眸中露出一丝怀念之色,“我认识的人中,也有几个这样的……”

一进了大门,就有人过来牵马去照料,蒙挚直接奔入后院,急急沖进了梅长苏的房间,一抬眼,看见房间主人包裹得暖暖的正坐在炕上,手裏捧着碗还在冒热气的汤药慢慢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,虽然面色苍白,但精神看起来还好。

“不必讲这些虚礼了,”靖王脱去披风坐了下来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你在查皇后生病的事情吗?”

梅长苏微微一惊,“软蕙草?服之令人四肢无力,食欲减退,但药性只能持续六到七天的软蕙草?”

“嗯!”

“嗯!”

但梅长苏不知为什么,总是隐隐地感觉到,有什么掌控之外的事情悄悄发生了,只不过想要凝神去抓时,却又从让它指间溜过,捕不牢实。

因为如果是那两人,不会由黎纲在前面如此客气地引导。

也许代皇后参加今年的祭礼有什么我没有想到的好处……也许皇后真的是碰巧自己病了……可能性太多,必须要有更多的资料才行。”

“我知道他病了,他病的怎么样了?”

飞流把手裏的几瓣橘子全部朝嘴裏一塞,很听话地将椅子挪到指定的位置。

再说,皇后这场病无碍性命,如果真是太子和越妃所为,不可能下手这么轻,明明能得手,却又不置她于死地,只是让她生几天病,能得到什么大不了的好处?”

可是他很快就明白,自己之所以能这么轻易地就发现到不速之客的存在,是因为那人根本没有打算要对他隐瞒。

皇后发病时,她正随众嫔妃一起去正阳宫例行朝拜,就站在皇后前面不远处,所以看的清楚。”

随着他的语声,萧景琰大踏步走了进来,黎纲并没有跟在身后,大概是又出去了。

其实这很正常,他分派事情下去也不过才几个时辰而已,有些情况不是那么容易查清楚的。

“殿下请进。”梅长苏扬声道。

梅长苏长长吐一口气,向后仰在枕上,又沉思了一阵,只觉得心神困倦,晕沉沉的,为免等会儿精神不济,他强迫自己不再多想,摒去脑中杂念,调息入睡,只是一直未能睡沉,浅浅地迷糊着,时间也一样不知不觉地过去,再睁开眼时,已是午后。

“已是无恙。

梅长苏点点头,“病的太巧了,不查我不放心。”

“叫你!”

“你是不是怀疑,皇后这个病是人为的?”

梅长苏把双手笼进暖筒中,扯开话题:“这一向苏某疏于问候,不知殿下您近况如何呢?”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还是有几点不解之处。”梅长苏微蹙着眉,边想边说,“首先,就因为他们是最可能下手的人,所以也就是最不容易下手成功的人。

我已走上此路,当不至于如此天真。

既然有能力下手让皇后生病,还不如直接让她死了岂不更一劳永逸?再说你别忘了,越妃只是晋位为妃,没有晋回以前的皇贵妃,目前在宫中,排在她前面的还有许淑妃和陈德妃,虽然这两位娘娘只有公主,在宫中从不敢出头,但名分上好歹也比现在的越妃高一级,凭什么就一定由她暂代皇后之责呢?”

“所以才要抓紧……”梅长苏神色凝重,用手按了按自己的额角,“我有一种感觉,这件事的背后,一定有很深的隐情……”

“难道殿下也觉得,皇后的病并不是寻常的病?”

梅长苏眉尖轻轻挑了一挑。

“苏先生想事情的时候,手裏也会无意识地搓着什么东西啊?”

“好慢!”从梁上飘下的少年满脸不高兴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