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风雪

上一章:第114章怨恨 下一章:第116章劫杀

努力加载中...

……皇后毕竟是母后,虽有当年旧案的心结,到底不该让她负主责。

后来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拿一盒过来,渐渐地竟成了例。

“死了?”梅长苏面色冰寒,“是夏江干的吗?”

“回来了。”

黎纲不忍与他辩言,忙低头应了,看他再次闭目安歇,这才轻手轻脚地退出了门外。

“宗主生病,就是得罪晏大夫了。”甄平笑答了一句,将空碗放回託盘上,想了想,有些迟疑地开口道,“宗主,你觉不觉得童路好象……有点变化……”

刚才他出去跟我打招呼时,脚步都不带停的,跟以前的习惯不一样,整个人也好象精神了许多……”

言侯……果然还是偏向靖王的。”

因为这份担心,飞流正在吃的这个食盒带过来的时候,梅长苏特意郑重地请靖王转告静妃,以后不要再带点心给他了,他经受不起。

你我……也要心裏稳得住才行。”

坐在他榻旁小凳上的飞流叼着一块饼抬起头,含含糊糊地道:“好吃!”

“梅花饼!”靠在他腿边的飞流,低头翻着食盒,突然冒出一句话。

我看宗主的精神,还是很好的。”

院外仍是风雪狂飘,甄平背对着主屋正站在廊下,听到开门声,便转过头来。

黎纲心头一阵狂跳,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嗯!”

幸好此时此刻,他们还不可能预见到,那一条惊人的消息,会恰恰在梅长苏病情最危急的这几天,传抵了帝都京城……

梅长苏这才了然,正失笑间,黎纲的声音已在门外响起:“宗主!”

“看你的表情,此行很顺利吧?”梅长苏指了指榻旁的坐椅,“言侯怎么说?”

“刚刚!”飞流又侧耳听了听,“进门了!”

“当然好吃了,”梅长苏眸中露出一丝怀念,“她做的点心,我们全都很喜欢吃……”

梅长苏笑着拣了块枣泥软糕放进嘴裏,一抿,还是熟悉的清甜味道。

“当然胖了,腰围起码又粗了两分!”

但梅长苏却不敢说他会不会永远都注意不到。

“已经好多了,不过多醒了几次而已。”梅长苏语调轻鬆地道,“这是时气,等立了春就好了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

黎纲忙道:“宗主有所差遣,属下万死莫辞!怎么今天宗主说出如此见外客气的话来,倒让属下不安。”

黎纲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抹暖暖的笑意,“属下知道宗主的好意,但却不想让宗主多费一丝心力。

他刚走,甄平就端了一碗药进来,递到梅长苏手中,看他苦着脸喝了,又捧茶给他漱口。

黎纲挑了挑眉,“苏宅的防卫如何安排,是我跟甄平商议过的,宗主不要连这个也操心。

童路搓搓发热的手,笑着趋前一步,两大口就把一杯茶喝得乾乾净净。

梅长苏不由一怔,黎纲走时他曾吩咐一回来就直接见他,怎么会回来了不见动静?

“嗯?”梅长苏将含在嘴裏的茶水吐入漱盂中,回过头来,“我没注意。

甄平也定了定神,道:“今晚服药前,得请晏大夫跟宗主说好,这算是闭关养病,这期间他什么事都不能管,靖王也好,童路也罢,谁都不许见。

梅长苏怕平白地引起他对食盒的过多注意,也没敢多说,只笑了笑而已。

“所以这几个月我都在讨好她。”甄平眨眨眼睛站起来,收拾好药碗茶杯,“宗主休息吧,我先出去了。”

我直接向他转告了宗主的意思,他犹豫了很久,最终提了个要求,希望靖王将来功成时,不要薄待皇后。”

“是。

甄平爽快地哈哈笑起来:“这倒是。

“宗主,童路来了。”黎纲今天受命外出,所以前来回报的人是甄平。

晏大夫今早诊脉,发现宗主似有寒毒复发迹象,不得已他下了猛药,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很危险……不过只要熬过了,就不妨事了。”

“他提这个条件,倒也没有为难我。

甄平笑駡他一声“饮牛”,便出去忙自己的了。

所以无论他再怎么遮掩,自从他当年狠下杀手时起,决裂就已是不可避免的结局。

飞流闭着嘴,显然不愿意回答,当飞流不愿意回答时,那答案就昭然若揭了。

可是昨天得到消息,在她还未赶到嘉兴关时,魏奇就在半夜离奇死了。”

倒是誉王登门来探过几次病,言谈间依然关切备至,仿佛毫无心结似的,可惜他再怎么装都没用,大家谁都不傻,事情发展到了这个份儿上,梅长苏也不会再不切实际地幻想誉王仍是一无所察。

一旦靖王继位,就算只为了孝礼,也不会刻意薄待她。

飞流歪着头想了想,奔过去将整只食盒都抱了过来,递到梅长苏面前:“吃!”

“哦,我们飞流认得这个梅花饼啊?谁教你的?”

只不过……当年奔袭绝魂谷,魏奇并没有去,夏冬如果单单是为了调查聂锋之事,怎么会去找他呢?莫非……这位女悬镜使打算为了屈死的夫君,要把他主帅的整个案子,从头再调查一遍?而夏江急急灭口,想必还是很看重这位已然起疑的女徒,不愿意和她走上最终决裂之路……

靖王第一次送食盒过来时,原本是婉拒了一下的,可景琰不听,说是母命不可违,放下就走了。

记得刚进金陵见到吉婶,我就说她胖了,气得她拿锅铲追打我……”

“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好了,你也别再吃了,”梅长苏忍着笑拍拍他的头,“去看看黎纲大叔回来了没?”

“好好好,是我不对,我不管了,就随便你们吧。”

靖王当时想也不想就回答:“两份都一模一样,有什么错不错的。”

“答应了就好。”梅长苏舒展了一下身子,“言侯本是长袖善舞,极会说话的人,何况闲散在家,不涉朝政,只有请他出面,才显得自然不留痕迹。

“是。”甄平躬身领命,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宗主放心,不会让童路察觉的。”

“你昨晚后半夜才睡,也下去休息一下的好。”梅长苏感觉到黎纲并没有走,又睁开了眼睛,道,“虽然现在暗裏杀机重重,但你也用不着晚上亲自守夜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黎纲和甄平没有绕走回廊,而是不约而同地直接穿朔风呼啸的院子,仿佛是想让那冰寒沁骨的风雪冷静一下混乱的头脑。

甄平是个最细心不过的人,所以立即一把拉住他,让他在火炉边先烤烤再过去。

你回去吧。”梅长苏将放在腿上的暖炉向上挪了挪,指头慢慢摩挲着炉套,“告诉十三先生,秦般若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,对她……依然不可大意。”

言侯只提了这一个条件,就答应了宗主所托,同意趁着年关各府之间走动拜年不显眼的机会,探听一些朝臣对靖王的看法。”

“晏大夫的药越来越苦了,我这几天有得罪过他吗?”

“吉婶胖了吗?”

“不是有飞流吗?”

“十三先生有两件事命我回稟宗主。”童路知道正事要紧,把嘴边的茶渍擦擦立即道,“谢玉在流放地近来数次遇袭,都被我们护了下来,现在吓得不行。

“你以为我不慌?”甄平用力拉了他一把,“走,我们到西院好好商量一下,在这裏让飞流听见了,反而不好。”

身后的主屋内仍是宁寂一片,大约梅长苏与飞流都睡得安稳。

“大概是……不过还在查实。”

另外,夏冬这几个月出京的行蹤已查明,她是去找谢玉当年的左副将,现任嘉兴关守帅魏奇的。

萧景琰从来都是一个对吃食不太上心的人,所以他还没有注意到自从静妃开始準备双份点心后,食盒内容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“怎么了?脸色这么黑?”黎纲走过去在他背心上重重一拍,“你这皮实的身板,难道也会冻着了不成?”

门被推开,黎纲穿了一身藏青色棉衣走进来,肩头还有未拍净的雪粒,可见外面风雪尚猛。

可是萧景琰显然把他的话当成是真正的谦辞,所以还开了句玩笑道:“母妃是珍惜你这个难得的人才,她知道我不会拉拢人,所以替我笼络你的。”

黎纲呆呆站了半天,最终摔了摔头,深吸一口气,不知是在跟甄平还是在跟自己说道:“没事,一定熬得过。

梅长苏点点头,看着他转身走到门外,突然又叫住了他:“甄平,还是让十三先生多留意一下吧。

“吉婶快三尺的腰,粗两分你就看出来了?”梅长苏忍不住也笑,“难怪她打你,你明知吉婶最怕胖的。”

童路大踏步进来,带入一股雪气。

梅长苏把一只手放在他肩上,微微用力按了按,不再说话,脸上显出一丝疲态,向后仰靠在方枕上,闭上了眼睛。

“今冬的天候比去年更烈,尤其这场雪,已下了五天未停。

“晏大夫的意思,是除了飞流之外再安排一个,机灵一点的……”

甄平抓了抓头,“我也说不上具体的……反正就是比以前匆忙,好象赶时间似的。

梅长苏知道甄平是自己身边最聪明的人之一,有些话不说他也明白,所以只是微笑颔首,让他退下了。

好在自晋封以来,靖王的事务一下子加重了很多,他日日从早忙到晚,似乎也没什么余暇去考虑这些小事。

再说若论起敏察秋毫,善于判断人的态度,谁也比不过言侯当年的。”

宗主既知属下后半夜才睡,想必昨晚也安眠得不好吧?”

黎纲用力按着额头,好半天才道:“甄平,幸好你来了……若只有我一个人,只怕会更慌……”

“是。”童路躬身行礼,慢慢退了出去。

“言侯一开始听说宗主是在为靖王效命,非常吃惊,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,说了几声‘难怪’。

“看起来,今天没有什么急报,”梅长苏笑着指了指桌上,“喝杯茶吧。”

有一次盒内的品种特别的多,大约有十多种不同的点心,所以梅长苏笑着说:“殿下是不是拿错了,把自己那份给了我?”

“不会吧?你都已经吃了这么多了?晚饭还吃得下吗?”

自从他咳咳咳地到密室去见了靖王一次后,萧景琰就不肯再主动来了,不知是因为他本身年关太忙,还是有意让梅长苏安静养病。

“其实据属下观察,言侯只是对皇上、废太子和誉王寒心,所以才求仙访道,但其实对大樑朝局的关切,倒也并未全冷。”

梅长苏闭目养了一会神,最终还是忍不住睁眼笑道:“飞流,你再这样吃法,会吃成一只小猪的。”

年前的几天,天气特别地寒冷,连续数天的大雪,将全京城罩得白茫茫一片。

言侯出身簪缨世家,自己又曾有那样一段烈烈风云的岁月,一腔热血如何能够全冷?我不能让人发现与言侯有过多来往,所以以后还是多辛苦你走动了。”

梅长苏犯了旧疾,总是整夜的咳嗽。

黎纲想到他病中也要劳心,不由觉得一阵酸楚,忙将脸侧向一边,视线转动时扫到飞流,见少年已吃得饱饱的趴在苏哥哥腿上睡着,俊秀的脸上是一派平静单纯,禁不住感觉更是複杂。

梅长苏想了想,“在我的印象中,童路好象一直很精神呢。”

你素来细心,有那种感觉应该也不是无缘无故的。”

其实谢玉的左右副将虽然算是当事人,但只是听命而已,对当年的真相,知道的还没有自己多,所以死活都不必放在心上。

甄平垂下眼帘,低声道:“方才晏大夫跟我说,晚上让安排一个人守在宗主的房裏……”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怎么了?”

你寄给廊州的信裏,不要乱说话。”

我跟其他人说的时候,他们也不觉得童路有什么变化,看来是我的老毛病犯了,总看到人家看不到的地方。

梅长苏闭上眼睛,微微沉吟。

辛苦调教这些子弟是做什么的?夜裏就交给阿庆他们吧。”

对于他的这个回答,梅长苏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,但心裏却忍不住有些发慌。

梅长苏微微颔首,“这是自然的。

室内恢复平寂,只有炉火烈烈燃烧的劈啪之声,和飞流正在咬一块脆饼的咀嚼声。

只可惜夏江并不知道,那日在天牢幽暗的监房内,夏冬已经从谢玉口中听到了最致命的那段口供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