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平乱

上一章:第146章坚守 下一章:第148章怪兽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这么早就睡?先生不舒服么?”

“请陛下将此剑赐予臣妾,臣妾愿为陛下的最后一道防线。”

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置?”

“明诏?”蒙挚微微有些意外,“可是明诏一发,再无更改余地了……”

但却仍是鬓髮散乱,满面尘土,天青色的战袍上溅满血迹。

蒙挚黯然道:“只有七百多人活下来,其中还有两百重伤地,几乎无一人完好。”

“夜间加紧戒护,一旦抓住逃逸的徐安谟,无论何时,立即前来报我!”

但假想终究只是假想,梅岭的雪是他心头的火,再苦再累,这把火也永远不会熄灭。

“来人!”

死去的人在天上看着他,并不是想看到他在这裏放纵回忆,放纵脆弱。

在一片僵直的目光中,梅长苏柔声问道:“飞流,是靖王殿下赶回来了吗?”

“一点轻伤,不碍事。”

猎宫中如有库存地金帛之物,倒不妨先拿出来恩赏一下将士们才好。”

便跟着靖王再次入寝殿向梁帝複命。

此次跟着萧景琰来九安山的都是在沙场上出生入死的悍将勇兵,所以儘管五日恶战,损伤也不大,只有两人阵亡,三人重伤,其余诸人情况还好,戚猛尤其生龙活虎,只歇了一会儿,就带着人一道上山去参加搜捕叛军。

自从发现连相依为命十几年地母亲也有她自己的秘密后,他地孤寂感就愈来愈深。

他的佩剑已在入殿前细心地解下。

寝殿外传来整齐稳定的脚步声,似乎是在重新布防。

门很快就打开了,飞流飘了出来,“睡了!”

大约半个时辰后,外面地杀声渐息,晨光也已照亮室内。

梁帝仰天大笑,道:“你呀,这一点和你母亲真象,她也是这么说的。

现在确实余波未平,朕不耽搁你了,该怎么料理,全由你作主。”

那些快乐、温暖,有兄长也有朋友的日子,那些因为失去而显得完美的日子……

俘虏的士兵被圈在一处大帐中,将官们则分别关押等待审讯。

萧景琰抿紧嘴唇,重新睁开的双眼在夜色中闪烁如星。

“儿臣护驾来迟,让父皇母妃受惊了。”萧景琰抱拳道,“外面还有许多善后之事。

静妃随即遣散了殿中的其他人,让他们各自回去处理各自的事务。

梅长苏作为靖王的随行者,也住在同一个院子裏。

余音未落,一支流矢像是专门要破坏他说这句话的气势似的,破窗而入,嗖得一声钉在柱子上,虽然偏离得很远,但已足以在殿中掀起恐慌,惊喘和低叫声中,甚至有人开始在黑暗中啜泣起来。

“好、好。”梁帝亲自走下来扶住他,一手握了兵符。

“朕还改什么?!”梁帝猛地一拍龙案,两眼射出怒火,“这次要是真顺了某人地意,就这样晏驾在九安山,那才是再无余地!掌令官已经在拟旨了,等朕用了印,你儘管放开手脚,那些乱臣贼子,还要朕再维护他们么?”

蒙卿,帝都那边。

“返京之前,纪城军仍由你随意调派。

大局平定后。

此时陆续有人过来稟报善后地情况,三人便停止了交谈。

佛牙不停地弓背竖毛,屡屡想朝外扑,梅长苏现在力气不济,一个没抱住,被它挣开,直奔殿门而去,谁知就在此时,殿门砰得一声再次被撞开,一股寒风吹进来,吹得大家心惊肉跳。

只是夙夜奔波,身心俱疲之际,他仍然免不了会感到沉重,感到寂寞,会忍不住闭上眼睛,假想自己回到了过去地岁月。

他是皇子,又是七珠亲王,在猎宫中分到了一所独立地院落,供他和靖王府的人居住。

此言一出,梁帝心头巨颤,感动之余,往日的豪气也突然涌上,一把抓住了静妃握剑的手,大声道:“朕在你就在,谁敢伤你?”

不停地有其他宗室和文臣们挤进寝殿,狼狈地向梁帝稟报某某殿又失守,殿门也因此开了又关,每开一次,都将众人的情绪朝崩溃方向再推一步。

靖王看了蒙挚一眼,示意他先说。

梅长苏趁机也离开了寝殿,谁知刚走到外殿天井处,恰好撞见靖王和蒙挚正站在那裏,急忙回头看,幸好,飞流已经强行将佛牙拖走,不知消失到哪里玩耍去了。

等一切安排妥当后,再来向父皇母妃请安。”

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找梅长苏说什么,只是心中莫名的烦乱。

列战英手臂受了刀伤,用绷带吊着,仍坚持在院门外等待靖王,不过靖王回来后只看了他一眼,便将他踢回屋子裏养息去了。

血腥而恐怖的一夜终于过去。

紧接着,靖王的声音清晰地响起:“儿臣奉旨平叛已毕,请见陛下!”

萧景琰微微一哂,道:“波乱未平,圣驾尚未回銮,此时纵然父皇有心恩赏,儿臣也不敢受。

靖王使用兵符共调动纪城军五万人,三万先期赶到,其余两万携带全部人马所需地物资随后,当下应该还在中途。

此时站在他自己地院子中,四周都是他的心腹手下,可是茫然环顾,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倾心交谈。

大事情安排稳妥后,蒙挚来不及换衣服。

“我一直远离前线,怎么会不好?”梅长苏游目四周,只见阶前廊下,血迹犹存,不由长歎一声,“禁军只怕损伤了大半吧?”

立即回报给朕。

一手抚摸着他的头髮,颤声道,“辛苦你了,可有受伤?”

这时掌令官捧着拟好的新旨躬身进来,梁帝略略看了一遍,亲自扶印盖好,封卷起来,递给蒙挚道:“旨意未尽之处,朕许你便宜行事。”

蒙挚立即大声道:“臣领旨!”

“臣领旨。”蒙挚叩首后,起身正要朝外走。

按照梁帝的旨意,在整个九安山附近开始搜捕逃逸的叛军,同时宣布将对勤王护驾者进行赏赐。

硬梆梆冷冰冰地道:“来了!”

收皇后绶印,移宫幽闭,待朕回銮后处置。

发出这个命令后,萧景琰深吸一口气,甩开象蛛丝一般粘在心头的烦乱情绪,步履坚定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就一定能为陛下把人带回来!”

靖王起身再拜,快速地退了出去。

此次作乱的叛军,务必全力搜捕,绝不姑息!”

殿中满是长舒一口气地声音,梁帝喜不自胜地搂着静妃的肩膀,不停地说:“好孩子……好孩子……”

“好,你退下吧。”梁帝吁一口气,招手将靖王叫至身边,道,“景琰,这次你救驾立了大功,想要什么封赏?”

猎宫外专门划出一片区域将息伤者,纪城军暂时顶替禁军之责,拨出三千人在猎宫值守,其余的兵力也全部退到了山脚,扎营候命。

“哦。”靖王点点头,转身慢慢走下台阶,却又不想立即回到自己的主屋裏去,便又走至院中站定,仰首让孟春地风吹拂自己有些燥热的脸庞。

“儿臣领旨。”

胜局已在眼前,最后的步子决不能踏错。

“儿臣遵旨。”靖王刚行完礼,静妃便带着几个手捧餐盘的侍女自侧殿进来,笑着请父子两个过来用膳。

“是啊,”梁帝闻言也不禁黯然,“此次遇害之人,还有这些护驾尽忠的兵士,朕会重重抚恤地。

“臣定不负陛下所托!”

昨夜不是所有人都逃入了寝殿,宗室和众臣有所死难,禁军苦战近五天,损伤也极为惨重,儿臣还要帮着蒙大统领料理一下。

“在!”

记住。

老皇现在的情绪已平定了下来,眸中闪动的更多的不再是惊喜和宽心,而是狠辣。

“朕也这么想。”梁帝面色阴寒,冷冷道,“蒙卿,你休息一晚,明日带上一万兵马,起程前往帝都,第一,羁押誉王和他地同党,第二。

“乱臣贼子……乱臣贼子……”梁帝花白的头髮散乱了几缕在颊边,被冷汗浸得粘在一起,他依然坐得笔直,不愿失了气势,只是咬得发酸的齿间,仍是不自觉地狠狠挤出咒駡。

“刚才在父皇那裏,不方便打招呼,”靖王上下打量了梅长苏一下,“先生还好吧?”

好,你派人去分等造册,先赏一批,回帝都后,再另行重赏。”

随着静妃轻轻吹熄摇曳的烛火。

晚膳后樑帝在静妃的服侍下去休息,靖王自然告退出来。

帝都局势,一定要稳。

“累了!”少年大声道。

纪城军得了这个救驾露脸的机会,上上下下士气高涨,象筛子一样地在各个山头上梳理着,力求多多立功。

靖王大步迈进,虽然精神饱满。

此时东方已然见白,但局势却在急剧地恶化。

不等高湛行动,离殿门较近地几个文臣已拥过去落闩开门。

“景琰。

走得越高,越孤独,萧景琰对此并非没有準备。

“嗯!”飞流重重地应了一声。

只要臣亲自前去。

“连大统领都受了伤,这次实在是险,”梅长苏眸中闪过寒芒,“不过……这绝对是誉王最后的挣扎了。”

“快,快开门,”梁帝急急地叫着高湛,“让景琰进来。”

“是!”

这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俊秀阴冷的少年,周身上下寒气袭人,不过却穿着粉蓝色的衣服,系着漂亮的粉蓝发带,手中握着一把轻薄的短剑,剑锋如水,并无血痕。

这一餐饭吃得甚是和乐,梁帝频频给靖王挟菜,对他似乎是说不出的欢喜和疼爱。

一路看文学网儿臣缴还兵符!”

梁帝却又叫住了他:“你急什么?这一次,你奉的不是口谕,也不是密旨,朕,要发明诏给你!”

靖王为表示对他的尊重,还单独为他和飞流安排了房间。

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报讯地任务,蹲下身开始去玩佛牙的尾巴。

朕要等到你的消息再回京。”

不过没人去计较他无礼的行为。

平叛后清理战场,尸体全部移到了山脚,已方的逐一包裹停放,造册记录,而敌方地只清点出人数后便统一掩埋。

他撞开门的动作虽鲁莽粗暴,可是自身的行动却飘魅如鬼,一进来就板着脸。

禁军大统领本就已按捺不住,立即抱拳道:“帝都有留守禁军七千,臣不相信他们会背叛陛下,绝对是被人控制住了。

此时天色已黑,他的房间裏却没有亮灯,靖王站在院中凝视着那黑洞洞的视窗,犹豫了半晌,还是上前敲了敲门。

撩衣下拜后的第一个动作,就是将手中兵符高高递起:“纪城军已奉诏前来护驾。

“来来来,快坐下来休息一会儿,这几天一定是昼夜不休地赶路吧?”梁帝握着靖王的手,将他带到自己身边坐下,又对静妃道,“快给儿子弄些吃的来,他一定饿坏了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