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迷夜

上一章:第149章奇毒 下一章:第151章惘然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你现在自己就是病人!”靖王没好气地按住他。

“每次!”飞流比划着一个动作,“都起来!”

母亲休息的可好?”

不求有功只求无过,对这类疑难杂症多半也没什么办法,但此刻心焦,还是不免骂了两句“无用”,把他们骂得更加惶惶然,不敢说话。

靖亲王见召,太医自然跑得飞快,可给病人诊完脉后,却又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“是。”

他说什么?”

本来连夜去给梅长苏搬一张床来根本不是什么难事,但靖王总觉得梅长苏急着要走有其他的原因,心中起疑。

别怕……”

不由微喜,忙叫道:“来人!”

“在!”

靖王赶紧拦阻道:“你别乱动,他在生病啊。”

“回稟殿下,”太医为难地躬身道,“从病人外感表症来看,似是寒症,可细究脉象,却火燥旺盛,这表本迥然大异……卑职以前从未见过,不敢轻易下药,请求会诊。”

一开始他以为听错了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,忙奔了出去。

少年扑过去抓住他地手,大声道:“这裏!”

“说地不清楚,我大概听错了。”列战英抓了抓头。

梅长苏大略吃了几口,心裏记挂聂锋,派飞流去看了几次,说是一直在睡,这才稍稍宽靖王在外间核定军功册,不知不觉已到深夜,双眼有些倦涩,正打算伸个懒腰起身,列战英有些紧张地从里间奔出,道:“殿下,苏先生的情况不好呢。”

未几静妃準备的膳食送了进来,都是各色精緻地粥品和小菜。

这裏我守着,不会出事的。”

“呃……是……石头地石,楠木的楠……”“孩儿知道了。”靖王快速躬身行礼,“如果母亲没有其他吩咐地话,孩儿先告退了。”

“我们殿下就是这样地,以前打仗的时候遇到困境。

“多拿些靠枕来!”

“放心吧,我已经派了人去照顾你房裏的病人,他看起来比你好得多,先操心自个儿吧。

靖王依言停下脚步,轻声道:“母亲有什么话想跟孩儿说吗?”

您安心休息一晚,明天我就派人再去搬一张床来放在西屋,到时您再挪过去也不迟啊。”

梅长苏的气色好了很多,刚喝完一碗粥,将空碗递给旁边的飞流,见靖王这样急沖进来,神色微带讶异。

听到飞流的声音时,萧景琰刚刚送了静妃回来,正準备坐下审定第一批获赏的名单。

这只是多年的老毛病,我已吃了药,歇一晚就没事了。”梅长苏游目四周。

“母亲,您不至于连恩人的名姓都忘了吧?”靖王语调平谈地追问了一句,“他叫什么静妃犹豫了片刻,视线掠过院中地石楠树,低声道:“他叫梅石楠。”

“我听成他说……景琰。

靖王和列战英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哥哥是谁,飞流已经闪身出屋,片刻后又飘了回来,报告道:“很好!在睡!”

列战英奔出后,靖王又俯身细细察看了一下梅长苏地状况,越看越是心惊。

静妃定定地看着他,平生第一次发觉有点掌握不住这个儿子,半天都回不过神来。

萧景琰没有听清,侧过身来向他靠近,“你要什么?”

院中守卫的亲兵们都呆呆地看着飞流,显然不知道他在喊什么,飞流也根本把这些人当成摆设,直到看见靖王时,才向身后一指,道:“苏哥哥!”

她不知道靖王是先问了梅长苏同样地问题后再过来问她的,还是打算问过她之后立即到梅长苏那裏去核对,可无论是哪种情况,事先没有商量过的两个人随口编出同一个名字地机率也实在太小了……

“多谢殿下费心。

静妃凝望他良久,眸中渐渐有些湿润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凄然道:“你去吧……去问他吧……靖王默默躬身,退出了内殿。

“起来!”飞流伸手去拉他,“苏哥哥,起来!”

“可以!”飞流坚定无比地继续他的期盼,“你可以!”

列战英到窗边看了看天色,熬到这时,东方已有隐隐的白光,差不多也算黎明时分,想着靖王一夜未睡,忙过来劝道:“殿下,既然先生醒了,您也该休息一下。

“父帅……”

发现不是自己的卧室,挣扎着想要起来,“打扰殿下了。

不过这次会诊地结论并不比第一个太医更有建设性,几个老头子聚在一起商量了半天,好容易弄出个方子来,还只敢说“吃吃看”。

“会诊?”靖王转向列战英,“你去,随驾的太医,全都召来。

“有个问题想问问先生,”靖王在床前站定,毫不绕圈子地直奔目的地,“请问令尊大人的名讳是什么?”

列战英答应一声,正要朝外走,床上却传来虚弱的阻止声:“不必了……”

“是!”

忙安慰道。

靖王忙伸手相扶,帮着梅长苏坐起来了一点,靠在床头仰枕上。

别说一张床,就连衣袍口粮也要分给身边的人。

“殿下怎么了?”

梅长苏只挣动了这一下,已觉心跳汗出,自知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,未敢再动,害怕病情再恶化下去,无人照管聂锋,可是这个病午夜后必然转沉,会怎么发作事先拿不准,睡在靖王房裏。

“先生快躺下吧,我外间本就有长榻,有时处理公务晚了也常常睡在那裏,你在这裏休养不妨碍什么。”以决定的口气说完这句话后,靖王又转向列战英,“就算太医不开药,饭还是要吃一点,我刚才从内殿带回来的食盒裏有粥,给先生送进来。

脸色顿时一僵。

“所以才说听错了,”列战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“苏先生也从来不会叫殿下的名字。”

靖王摇摇头,没跟她说昨夜梅长苏发病之事,反而问了一个好似不相干的问题:“母亲,昨日你说苏先生是您的故人之子,那这位故人叫什么名字?”静妃没料到他有此问,一时怔住。

静妃悄悄向儿子打着手势,示意他跟自己出来,到了廊下方道:“陛下夜间睡不好,你以后不要这么早进来请安,午时即可。”

“苏先生不必介意,”列战英因为相救卫峥之事本就感激梅长苏。

“怎么了。

“对不起,飞流。”萧景琰伸手拍了拍少年地肩膀,后者居然没有躲开,“我会尽力,但我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……”

“不好?”靖王不及多问,三步并做两步抢到床前一看,梅长苏满脸通红地在枕上辗转着,好象吸不进气的样子,再一摸四肢,却是冰凉僵直,顿时也有些慌乱,忙道:“快去叫太医,全都叫来,叫他们会诊。”

梅长苏的身体震了震,苍白的嘴唇努力闭了起来,摇了摇头。

他又实在忐忑不安。

在屋子裏来回踱步。

叫我怎么跟母妃交待?”

你可是我母妃地故人之子,要出点什么事。

刚忙活完,太医就到了。

靠枕很快拿来,靖王扶稳梅长苏的身体。

“算了算了,你们都退下吧。”靖王烦躁地遣退了太医。

我本来想,如果到天明你的状况还不缓解,我就又要去请母妃了。”

静妃心中微急,一把拉住靖王道:“你等等。”

命两个亲兵将靠枕牢牢地垫成圈状,让病人保持半坐半躺的姿势。

“你是说……”靖王心头一动,将梅长苏的上半身扶坐起来靠在自己身上,果然见他呼吸的状况好了一些。

“去看看大哥哥……”

“母亲?”

靖王愣了一下,“叫我别怕?”

靖王心知不好,赶紧抢进去一看,果见梅长苏靠在桌上动也不动,扶住在灯下细瞧,人已晕迷不醒,身上的体温低得吓人,忙将他抱了起来,可室内卧床上已经有人,飞流的床又差不多算是地铺,犹豫了一下,抱进了自己的主屋,命人立即去请太医。

毕竟他的心中埋藏着秘密,那是连蒙挚也未能全部知晓地秘密……

床上地梅长苏无意识地睁开了眼睛,在一片光斑和色影的跳动中,他想要抓住其中的某一点,那一点渐渐清晰,最后化成一张脸。

“殿下等着呢,到底诊完没有?”随侍在旁的列战英着急地催问。

“殿下,您回来了……”众人匆匆行礼,靖王却谁也不理会,直接沖进了主屋。

靖王虽然知道宫裏御医一般都偏于保守。

靖王见梅长苏又晕沉睡去,气息明显平稳了好些,心中略安,起身回到外间,直接和衣倒在榻上小睡,但只睡至辰时,又匆匆起来梳洗,进入内殿请安。

靖王的视线又转回床上,只是梅长苏低下了头,使他看不清谋士脸上的表情,“先生好好休息,我还有些公文没看完,就不相陪了。”梅长苏巴不得他快走,忙欠身相送。

我还是回去的好,房裏还有病人……”

再经过这连日来的相处,对他更是敬重有加。

“你听成什么了?”

梁帝的精神仍然不好,这时还未起身,靖王向他稟报行赏之事,他听到一半就直接道:“你作主就好了,不必回朕。”说着便翻过身去,继续安眠。

“是!”

幸好梅长苏坐起来了之后,不似开始那般难受,偶尔还有神智清楚的时候,睁开眼跟靖王说“没事”。

“你放心,陛下虽然夜间浅眠,但并不清醒,宫女们轮流服侍就行,我不用亲自守候,累不着。”静妃笑着看看儿子,“倒是你,昨夜没睡好么?”

“是。

可他于医道半点不通,除了给病人拉拉被角,试试额头温度外,根本是束手无策,只能在床头椅子上坐下,默默地看着,看了好一阵,才突然发现趴在床边的飞流睁大了眼睛很期盼地凝望着他,似乎正在等待他想办法,心中不由有些伤感。

回去的路上他没有丝毫耽搁,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奔进了自己的院中,急匆匆的样子倒把迎面而来的部将们吓了一跳。

“飞流……”梅长苏又出了声音,这次说的异常清晰,倒把众人都吓了一跳。

靖王不由轻轻鬆一口气,“会说客套话了,看来是有所好转。

床上地梅长苏又开始呓语,守在旁边的列战英凑过去听了听。

可说完之后又昏沉沉的,让人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没事。

他也不是没见过这位多病的麒麟才子卧床不起地样子,可以前无论如何虚弱,那也只是身体上的,但这次,很明显看得出来梅长苏在情绪上也十分不安定,如果说这份不安仅仅是因为顾忌上下臣属的身份,靖王是不信的。

梅长苏轻轻吁了一口气,咳嗽了几下,好象又清醒了过来,看着旁边的靖王,有些过意不去地道:“有劳殿下夙夜守候,苏某真是担当不起……”

“是啊,”靖王怔怔地在床边坐下,怔怔地看着床上的人,“他怎么会叫我的名字……”

“梅石楠……”靖王念了一遍,又再次确认道,“哪个石,哪个楠?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